公司已经取得ISO9001-2008质量管理体系认证;ISO14001-2004环境管理体系认证;OHSAS18001-1999职业健康安全管理体系认证,并获得“北京市高新技术企业”证书。
中文版 北京成宇化工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
  首 页 宠物资讯
宠物首页
联系我们
地 址: 宠物首页
“缅怀革命烈士,坚定理想信念”主题党日活动
申万菱信新能源汽车混合(001156)基金基本概况
(娌冲寳,娌冲崡,灞变笢)鑽敤铦庡瓙鍏绘畺
钱江晚报:戳破流量造假,粉丝不该当“韭菜”
珠三角五城市上榜全国空气质量“十佳”榜
《文化中国》之《广东篇》沙湾飘色:东方的隐蔽艺术
贵州茅台接受投资者网上“拷问”:集团成立营销公司、买不到飞天茅台成热点
第十六届国际油脂油料市场高级昆季会在北京召开
"五一"到了,来看看这位"工人院士"如何成为"大国工匠"
华人温哥华拆房铺排激起抗议温哥华华人拆房
  宠物官网怎么样 News
“子曰”的混帐,混帐的“子曰”(上)

“子曰”的混帐,混帐的“子曰”(上)

  “子曰”的混帐,混帐的“子曰”(上)  肚子里有点墨水的人,无不知“子曰”,因为它是“圣人”之言。 在人类诸多桂冠中,“圣人”应是最高的一顶帽子。

一定比“至人”还至,至仁、至爱、至理、至德,无所不绝。

那圣人之言,不仅一字千金,“字字是真理”,而且金科玉律,是永恒的定规,不变的法则。 那么被顶礼膜拜了2000多年,至今香火不绝,皇然乎进北京,以“九五”之躯矗立在天安门广场的孔圣人呢?虽然他进北京与毛泽东平起平坐仅100天,足够彰显他在“中华精英”们心中的份量了。

如果说孔圣人的话“混帐”,会招来铺天盖地的骂娘声。

骂归骂,理归理。 不过“混”出来的精英,也不知什么是理,再说不骂也显示不出以“子曰”立身者的“混帳”。

  “子曰”的混帐:首先说明一点,这里的“子曰”都出于《论语》。 《论语》乃四书之首,儒家的教材,造假的成份少。 那我们试举几例,以正视听。   1,子曰:“君子而不仁者有矣夫,未有小人而仁也”(《宪问》)  孔子向来是以品德高尚去定性“君子”的,若不仁,还能称为君子吗?既然君子可以偶尔  不仁,那么小人就不可偶尔有仁爱了吗?这里的“仁”是广义的,可视为仁爱、仁慈等。 要知道孔子把“小人”定性的范围很大,从事农、工、商、技(匠)类均为小人。 以仁爱说之,人人都有爱。 所谓的下等、下贱,是孔圣人“选人伦”把人分成三、六、九等的结果。 按现在的话来说,是剝夺人权之为。   再说孔子既然“惟女子与小人为难养”,把女人与小人定为一类,那么天下的女人都沒有仁慈与仁爱,包括孔母都沒有这是什么混帐逻辑?  2,子曰:“有德者必有言,有言者不必有德。

仁者必有勇,勇者不必有仁。

”(《宪问》)  这句话更是混帳的逻辑。 这句子曰,恐怕是孔子对骂他“乔装盛容”的“搖唇鼓舌,擅生是非”,“作言造语,多辞缪说”的狡辩。 “有德者必有言,有言者不必有德”,是说自己德才(语言表达能力)兼备,在语言上、理论上能反驳孔子者沒有德。

  由于是狡辩,必然悖于常理,违背人伦。 社会上“有言”者,夸夸其谈、哗众取宠者众,都“有德”吗?忠厚老实、任劳任怨,不善言辞者没德吗?文雅淑女、谦谦君子,无“束鸡”之勇,能说其不“仁”吗?那些驰骋疆场、马革裹尸为国家为民族献身者,“不必有仁”,只要匹夫之勇就行了吗?这是什么逻辑思维?圣人的逻辑思维?简直是脑残者!  3,子曰:“三年无改于父之道,可谓孝矣”(《里仁》)  这是孔儒以最蛊惑人的“孝”说事的。 其实谈“仁”(爱)与(忠)孝,正如《易·比》所批驳的那样:“显比。 王用三驱,失前禽。 邑人不诫,吉”(《易》是说,为显示荣光,君主动用大量的人力物力,去追逐早己逃失的猎物,虽然得不偿失,但百姓不要评价,评价会失皇家的尊严,就不“吉”了)。 孔圣人为了显示创建性的学问,就把“仁”“孝”等大肆宣扬,殊不知“仁”“孝”都源于人性之本。 不仅人类,所有的灵性动物都有。 以“仁爱”说之,狗不是也对其仔“仁爱”有加吗?任何动物,如果对其幼仔不仁不爱,此物种必然灭绝!这里说得太多了,此问题须专题讨论。

先看一下这句“子曰”混帳在哪里:  (1),贼人的儿子必然做贼,否则就改了父道;  (2),当年背叛家庭走上革命,包括毛泽东、周恩来等革命家,都改了父道;  (3),孔子是“野合”的,即被人强奸其母出生的,其母为耻辱至死不告知孔子父亲是谁。

他一定改了父道(不強奸他人),不然岂能成为君子、圣人?  安徒生在《皇帝的新装》中,骗子以愚笨、无能(不称职)人性的软肋来行骗;孔子也以“孝”说事,谁敢改变了父道,而犯“不孝”的大忌?因此,人们都心知肚明,不言而已。

人类要生存,就必然不断地发展、进步,不断地改革、创新,而一代胜过一代,才是自然法则,哪有因循守旧,不改“父道”之理?  4,“性相近也,习相远也”(《阳货》2)。 “惟上智与下愚不移”(《阳货》3)。

这两句“子曰”为上下句。 第一句被编入《三字经》,连现在的幼童都读得掷地有声。

此言是谈人性,即人出生以来沒有好坏、高低之分,是生存环境不同而产生人性差异。

那么孔圣人第二句“惟上智与下愚不移”就把第一句否定了:意为上等人聪明,下等人愚蠢是天生,是不能改变的。

既然“性相近”,何言上等与下等?何言聪明与愚蠢?既然“习相远”,为何“上智”与“下愚”不会变?简单举如上几例,就知“圣人”之言,几多混帐了。

【返回】